Tuesday, June 03, 2008

邀約


(欲一窺《學師》相關文章內容,請點擊上圖)


回到公司,發現前輩探班時遺下的一本《學師》五月號。翻開看看,觀點未必深刻,題材倒是相當豐富,不壞。可是,翻到放在綜合版第一篇的《庸才——不可不問的問題》,頓時覺得眼熟非常……

喂,那不是我去年對古谷實作品《庸才》的評論嗎?

雖非原文照錄,但也有八、九成相似:結構方面同樣以虛無作為切入點,並貫穿通篇文章;用字方面亦多有雷同之處,小眉小眼的改動反而欲蓋彌彰——形容全書沒有笑料時把「一片灰色」改為「一片死寂」,描寫將往上爬當作人生永久意義時把它的「終身用」改為「終身用」,將「廢柴所生的傢伙大都會成為廢柴」這個直接引用自漫畫的句子改為「廢柴所生的傢伙最後也都成為廢柴」。唉,抄功課也拜託抄得有技巧一點吧。

更讓我在意的是,這不是一份功課。作為教育學院出版的學生報,《學師》不是校方從上而下強逼同學非交差不可的畢業要求。同學是自願自發參與的,大抵也有擬訂稿題的自由,怎麼竟然悽慘得要用抄襲敷衍了事呢。既然稿題是自己找的,何不找些自己感興趣的?既然是感興趣的題目,總該有自己的心得,何必將旁人觀點搬字過紙?

再者,囫圇吞棗的抄襲難以消化原文重點。談虛無,不可憑空,尤其是虛無在日常生活裡不被言喻、無從知覺的時候。原文是交織著雙重對比談論虛無的,一是用主角一眾朋友的充實對比主角的虛無(處境的對比),二是用彷彿有意義的日常對比失序的虛無(概念的對比)。一旦放棄了這些對比,文章不免略嫌散漫無根。

所以嘛,與其抄一半不抄一半,不如打從一開始就發展屬於自己的觀點,這樣文章思路才通透,才有完整性。

無意深責,只是覺得有點可惜。文章寫得好不好還算小事,身處那麼可喜的位置能夠出版自己的文章,卻展現不了自己的想法,同學豈不是虧大本了?多少人想出書、想在報上發表專欄也辦不到!不想虧本,就拿點熱誠出來,尋找自己的聲音是甚麼,尋找自己想做的是甚麼。辦不到的話,我們也跟《庸才》的主角同樣虛無。

沒想過追究,更沒想過追討稿酬甚麼的,「抄考」終究也是某種恭維,如果下次能引用一下出處就好了。最理想的情況當然是找我聊天討論啦,看見哪篇文篇覺得有意思/不高興就在這裡留個言,當是哄我這個孤獨阿叔(?)開心吧,呵呵。

這篇文章是一個邀約。展現創見也罷,跟陌生人攀談也罷,都需要勇氣。《學師》諸位同學加油哦!

2 comments:

約瞳 said...

我覺得你不如借機教導他們creative common 的用法好了。嘿嘿。

Julian said...

Creative common固然是好物,但我也不是太介意版權(任何形式)之類的事情。今次我最在意的是同學作為「寫作人」究竟有沒有東西想說,又有多想向別人說。

萬一沒有東西想說,就不要為寫而寫,這樣既於己無癮又於人無益。

當然這不過是個別事件,我不希望將之擴大解釋成《學師》整體的問題,這樣對他們也不公平。如引起任何誤會,謹此向各任同學致歉~